English

首页 >>医院讯息

首届眼健康大会丨汤欣教授:响应“一带一路”政策,做好国内外帮扶工作

作 者:admin发布时间:2017-09-06 16:53:39

编者按:首届中国眼健康大会于2017年8月26~27日在古城太原胜利召开。本次会议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医院管理所、山西省眼科医院、国际奥比斯联合主办,旨在落实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精神,促进国家卫生计生委《“十三五”全国眼健康规划(2016-2020年)》的实施,进一步推进中国防盲治盲与眼健康事业的发展。大会以“交流合作共促眼健康发展”为主题,吸引了国内外许多防盲治盲专家、国内外非政府组织代表和眼科医疗机构代表等共400余人,共商眼健康大计。

天津市眼科医院院长汤欣教授出席了本次本次大会并介绍了天津市眼科医院光明行与“一带一路”活动的经验及成果。会后汤教授接受了《国际眼科时讯》的采访,介绍了天津市眼科医院在我国防盲治盲工作中的成绩及未来的展望,强调了要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政策,做好我国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帮扶工作,同时加强国际交流,做好“一带一路”国外沿线城市的帮扶工作。

 

普及白内障手术技术,提高CSR

2016年我国的百万人口白内障手术率(CSR)已经超过了2000,提前实现了既定的2020年的目标。现在我国除了发达地区的大城市可以进行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在一些县医院也已经开展了包括白内障囊外摘除术(ECCE)、小切口甚至超声乳化手术等白内障手术技术。汤教授表示,随着白内障手术技术的不断普及、推广,特别是国家各种扶贫的医疗队,以及像本次大会这种学术会议的普及以后,“到2020年底全国CSR达到2000以上,农村贫困白内障患者得到有效救治”这个目标一定能够超额完成。

 

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政策,做好国内外帮扶工作

我国首次“视觉第一中国行动”就是在太原召开的。汤教授表示有幸参加了第一届的“视觉第一中国行动”。当年,我国的白内障手术还是以ECCE为主,短短的20年,中国的白内障技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国现在超声乳化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可相媲美,尤其是大城市,很多医院已经都在用高端的人工晶状体,做超声乳化的微切口手术,特别是飞秒辅助的白内障手术在很多医院已经有开展。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屈光白内障手术的时代。但是我国经济发展不均衡,整个西部地区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天津市眼科医院积极响应党中央“一带一路”的号召,在防盲治盲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汤教授说:“我们去过很多省市。如今天我刚刚从新疆和田的于田县赶过来,刚刚完成我们100例的白内障手术。我们看到这个100例病例里头,绝大多数都是成熟期白内障。说明什么呢?很多该做手术的患者还没有做。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虽然我国CSR有提高,已超过了2000,但是离发达国家差距还很大。汤教授还表示,在提高CSR的基础上,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复明工作。许多欠发达地区需要发达地区医院的帮扶和支持。“一带一路”工作除了国外沿线的城市以外,国内很多城市也在“一带一路”的框架里头,特别是西部地区,包括新疆、西藏、甘肃等。我们要做好国际工作,首先要做好国内的工作。

汤教授表示,天津市眼科医院医院这些年一直坚持不懈地帮助许多西部地区的医院,包括新疆、西藏、甘肃、青海、贵州、云南及陕西等。他们医院一年至少组织三次到四次的医疗队进行援助,每个地方除了免费的100例手术以外,还给当地医院通过社会的力量,包括爱心企业、包括政府资助等,给医院提供最基本的眼科手术设备。目前我国欠发达地区影响视力的主要是两种疾病:一个是白内障,一个是严重的屈光不正。把这两种疾病的防盲治盲工作做好,可以大大地改善眼健康的状态。主要从这两方面着手:首先,在这些地方帮他们建立一个白内障中心,能够开展白内障手术;同时,帮他们建立一个视光中心,这样很多屈光不正患者通过眼镜的矫正,能够获得一个很好的视力。

在“一带一路”国外沿线城市的帮扶工作上,天津市眼科医院也做了许多工作。汤教授介绍说,他们前两年还代表商务部跟卫生部去非洲刚果进行帮扶工作。在布拉柴维尔和黑角两个城市帮他们建立了两个白内障中心,同时也帮他们培训眼科的医生,让他们能够更好地开展防盲工作。

一周前,汤教授同中华医学会饶克勤副会长带领的代表团参加了巴基斯坦的第38届巴基斯坦眼科年会。两个月前还代表中华医学会到巴基斯坦跟他们恰谈有关健康快车今年在巴基斯坦的工作。还跟巴基斯坦的医学会达成了一些协议,包括巴基斯坦将来派眼科医师到中国培训可以到天津市眼科医院来培训。在几个月前,卫生部国际交流中心高主任和汤教授进行交流,并把从今年开始之后三年“援非”的任务又交给了天津市眼科医院。

汤教授说,巴基斯坦、非洲都是一带一路沿线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巴基斯坦。通过不断的交流、互访,可以增进双方的友谊。因此把“一带一路”的工作做好是至关重要的。

 

“一带一路”工作的展望和面临的问题

既往,我们“援非”主要是去贫困的国家,为贫困的百姓做手术。这次高主任提到,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提高,医疗机构水平的提高,将来我们不单要去贫困的地区做支援工作,我们还要去首都,可能要建高档的医院,除了为贫困的患者做手术,也为他们国家的上层人士做手术。通过这些交流促进中国和非洲间的友谊。此外,如果我们这些工作能够建立一个好的眼科中心的话,将来非洲医师就没有必要必须跑到中国来进行培训。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除了做好国际的援助工作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做好我国“一带一路”西部欠发达地区的扶贫工作,这方面工作也是任重道远。汤教授表示,通过这些年的工作,我们体会到西部地区最主要还是人才的短缺。特别是西部欠发达地区,我们通过帮扶工作,培养了一些医生,但是如何留住这些人才,让他们留在当地工作,这是我国目前面临着的非常迫切的一个任务,而且是非常艰巨的一个任务。我们要不断地努力去创造条件。无论是从设备上,还是从人员人才的培训上,都需要我们做大量的工作,才能真正地把我国的CSR进一步提高,使整个“一带一路”工作顺利进行。

原文链接请点击此处

                                                   (来源:《国际眼科时讯》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