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科研动态

【EURETINA2014访谈】化零为整-玻璃体视网膜领域的新程

作 者:admin发布时间:2014-09-28 08:26:18

  《国际眼科时讯》:您在2014年EURETINA会议中提到在探查疾病时,需要关注患者的整体情况,而不单单是眼睛的情况。您能就此谈一下这个观点吗?

  Dr. Richard :但凡遇到患有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或糖尿病性黄斑水肿的患者,根据以往经验可知通常这个患者不仅仅是眼睛有问题,血糖控制不良亦是其他病变的根源。这就意味着,很多患者没有充分的关于血糖的信息,也没有肾脏、高血压等其他方面的评估。因此在开始眼科部分的治疗前,整体性评估患者并予以建议十分重要。如询问体重后再进一步治疗,患者的方方面面为医师所掌控。大多数情况下,对患者面对面问诊是每隔2个月左右。因此,大多情况下掌控医师对患者先前的建议及患者的糖尿病参数是非常重要的。研究发现,受掌控的患者比无干预患者的预后要好。

  《国际眼科时讯》:您也谈到了美国和欧洲在玻璃体切除联合白内障手术中的不同。您能就这2个大洲之间方法的不同谈一下吗?

  Dr. Richard :通常欧洲和美国的同道是一致的,但有一点除外。这源于去年美国视网膜专家协会(ASRS)的一项调查。这项调查提到一个问题,“当一个需要玻璃体切除的患者同时患有白内障的话,你会怎么办?”是选择同时联合白内障手术?还是将其转给擅长做这种手术的其他医师?玻璃体切除术术前还是术后行白内障手术的差别非常大。国际专家称对75%的患者会选择联合手术,这就意味着大部分医师会同时行玻璃体切除术和白内障手术。美籍医师称,“我们仅对7%或8%的患者选择联合手术,其他患者将会分2次进行手术”。这个差别很令人惊讶,这源自不同的教育体制。在美国,有专业的前节手术专家、后节手术专家;而在欧洲,教育体制则不同。这就意味着许多做玻璃体切除术的医师,因为手术需要经过眼前节,所以也会行一部分眼前节手术。这一点大不相同,但对两者的差别是有一定的影响。

  《国际眼科时讯》:您提到欧洲的手术方法效果要好一些,这是什么原因呢?

  Dr. Richard:手术成功与否存在两个问题--最终结果如何、并发症如何?就我们自己的工作结果来说,埃普多夫大学做的很好, 与其他无白内障手术的研究结果是有可比性的。其次,在所有患者当中并没有出现更多并发症,这对医师和患者而言都很重要,这两种手术方式的施行要求术者必须有丰富的经验。同时也意味着术者必须确保眼前节手术、白内障手术尽可能无创地完成,以便于进行后续的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尤其在有视网膜内界膜剥除和眼内激光治疗时,这对医师的要求更高,尽可能无创的施行白内障手术,然后再进行玻璃体切除手术。

  《国际眼科时讯》:遇到脉络膜脱离的患者时,医师需要注意哪些症状和体征?

  Dr. Richard:脉络膜脱离目前是眼前节手术后最重要的并发症,有2种情况需要特别区分。首先是脉络膜下渗出液,其次是驱逐性出血。驱逐性出血就是一定量的出血爆发性进入眼内。这两种情况对患者的影响极大,预后也相似。由于这种并发症是在眼后节,很多医师更倾向于观察等待而不做任何处理。这样处理并不理想,因为这种并发症晚期的预后很差,应尽早考虑如何处理。这种并发症并不罕见,6%-8%的青光眼术后患者、玻璃体切除术后患者或者角膜移植术后患者都有发生,我们的病例中其发生率约2%。如果回顾一下全部的手术,可见这种并发症并不罕见。因此,医师不应观察太久,必要时行手术。

  《国际眼科时讯》:对将要开展眼前节手术的医师,您有什么好的建议以降低脉络膜脱离的发生率?

  Dr. Richard:众所周知,对有既往手术史的患者、短颈的高血压患者、合作性差的患者,脉络膜脱离的发生率更高。手术过程中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结果难以预料。因此尽可能地避免这一并发症的发生对医师来说是一个颇高却不得不提的要求。要做好这点,首先要确保患者处于放松状态,血压水平在正常范围。其次在进行一些复杂手术时,全身麻醉较局部麻醉可以更好地避免术中血压升高。总而言之,维持术中的全身情况对于避免并发症来说非常重要。

  《国际眼科时讯》:您能就2014年伦敦的EURETINA谈一下本次会议的重要性吗?它对医师临床实践有何帮助?

  Dr. Richard:EURETINA会议是目前世界范围内玻璃体视网膜领域最重要的会议。此次会议有5000多人注册,这意味着对此项教育有着真正的需求。15年前EURETINA在汉堡首次召开,当时仅有200人注册。现在的注册人数呈指数增长,这与会议董事们的出色工作密不可分的。我曾就任过几年的总秘书长,这是一个优秀的团队,有着众多的支持者与朋友,并随着玻璃体视网膜疾病范围的多样化而扩展。现在与过去相比,在更多相关疾病的治疗方面有了突破。这与该领域某些设备的更新、药理学尤其是抗VEGF药物的发展、内填充物等其他方面的发展息息相关。同时也期望在其他领域、其他程序方面也能有同样的进一步发展,譬如视网膜芯片,可以通过向失明患者眼内植入视网膜芯片使患者重见光明。此外,通过干细胞基因疗法治疗某些疾病也已提入进程。药理学方面也有新的进步,例如治疗干性AMD的药物给患者带了更多的福音。未来,这个领域能有更快的发展并造福人类。

 

来源:《国际眼科时讯》编辑部